我是妮妮的增高垫

【Sterek】《暗恋·七》

魏大喷:

暗恋 七


少狼同人


Derek X Stiles




——————


Stiles把四肢展开摊在床上,宛如一条没有骨头的鱼,懒洋洋又颓废沮丧的气息暴露得一览无遗。




怎么就一时鬼迷心窍,答应了和那个该死的头狼出去吃饭呢。


虽然他选的那家中国餐馆真的非常棒,尤其是里面一道叫不上名字的菜……嗯,以后可以多去几次。




Stiles:……


我是疯了吗。


居然会赞扬那个谁的品味。




听起来德高望重,其实也并没有厉害到哪里去的警长敲了敲Stiles卧室的门。短促有力的声音把胡思乱想的某人惊到,甚至还差点“噌”地一下跳起来。




“我可以进来吗?”出于对青少年每七秒就会有一次的性冲动的考虑,警长非常贴心地在门外问了一句,并且默默给自己颁了一个“善解人意的父亲”的奖杯。




希望以后Stiles红着脸说自己的男朋友是个狼人时,警长大人还能保持善解人意的状态吧。




Stiles慢悠悠地从床上坐起,把自己伪装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模样,说道:“当然,请进。”




——————


Derek看起来有点无措,甚至可以说是慌张。他这种情绪外露得很彻底,抿紧的嘴唇和压低的眉宇让Stiles怀疑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事情,才会让强大沉稳的狼人如此失落。




不要搞得好像自己在欺负你一样啊。


Stiles内心悲愤喊道。


不过就是说了一句“不想见到你”吗,怎么突然就做出这副神态,委屈紧张又可怜兮兮,真是叫人没有办法。




“我想和你交往。”Derek低声重复了一遍,声音里的小心翼翼和认真快要溢出来。




Stiles有点无奈,却还是被腰间微微的不适提醒,语气也恢复了之前的强硬:“是不是那天晚上太爽,让你精虫上脑才说出这种胡话。原来狼人也是非常重视贞操这种东西的吗?”




字里行间的讽刺真是淋漓尽致,Stiles说完才发觉,原来自己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和拥有尖牙利爪的狼人这么说话。




“从一开始……”Derek微微挑了下眉,显然没有意料到Stiles会在这一点上纠结。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似乎感觉到Stiles并没有太多愤怒,而像是埋怨他没有说清自己的真情实感。“在你还没有认识我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




Stiles:……


鬼才信。




“哈哈,真好笑。”他翻了个白眼,十分诚恳地表达了自己的不相信 ,“所以这位擅长说谎骗人的狼人先生,你可以从我的卧室离开了吗?否则等我老爸回来,发现自己儿子房间里居然有一只奇怪生物,一定会奋不顾身送给你一副漂亮的手铐。”




“在四个月前,你暑假里和一个小女孩敲门来卖曲奇饼干和巧克力的时候。”Derek放松了神经,整个人又变成了那种不苟言笑的正经模样,甚至还把外套脱了挂在门旁的衣架上,十分自然的态度仿佛在夜晚偷窥过Stiles很多次,才能对这个房间如此熟悉。




Stiles一方面疑惑他如此随意的动作,一方面确实在认真思考,自己究竟在十七岁的年纪里有没有去做七岁会做的事情。




答案是,有的。


四个月前,大概是学校刚放假的时候,Stiles一个远方亲戚过来串门,顺便带来了他可爱的小侄女。粉色的小裙子和清澈的冰蓝色眼睛能让所有人的都一秒变得柔和,所以在她甜美嗓音的央求下,Stiles自愿变成劳力去帮她完成“公益饼干”的假期作业。




他烤甜点的手艺就是在这里得到升华的。




可是他当时真的去过Derek的公寓吗。Stiles不禁开始打量面前这位严肃到有些吓人的头狼,试图在仅存的记忆里搜寻这样一副面孔。




“当时我的族群收到其他人的攻击,Boyd和Erica失踪,Issca受伤昏迷,我刚抵挡完最后一波攻击,整个房子里都是一种死寂的氛围。”Derek神态中带了一丝冷峻,即使短短两句也可以看出当时的楚地是多么令人沮丧。




“敌人?”Stiles露出惊讶的表情问道。




“嗯,不过现在没事了。”他不想多说那些残忍的血腥场面,只简单应和了句,便将话题引回正轨,“一开始我以为又是来挑衅的人,没想到打开门,居然是两个不知已经身处险境中的小家伙。”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


不要把老子说得好像很蠢一样。


Stiles有点不满,瞪了他一眼。




“你当时第一句话就是,”Derek笑了一下,里面带着揶揄调笑的味道,模仿着他的语气说道:“这位高大英俊心地善良又十分慷慨的先生,有没有兴趣为你美好的下午来一些可爱的小饼干呢?”




Stiles十分想捂脸。


这种羞耻的话自己一定没有说过。




Derek向前迈了一步,在Stiles反应过来之前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他的手指抬起,处在Stiles的嘴唇一厘米处的地方。




“那个笑容,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他声音低沉,含着的情意像潮水一样,侵蚀着Stiles的灵魂。




TBC









【狼队】约饭短信手滑发给情敌了怎么办?在线等,急【6】

詹一美的小仙女:

论坛体小甜饼 短
主狼队 全员甜向 可能ooc
副CP
EC/冰火/牌快/AH/琴白

我还是勤快的来更新了
终于又离重点接近了一大步
剧情还是很拖沓(轻喷)
给没有放弃这篇的小可爱们笔芯❤
以上日常废话

239L 白眼一翻风雨来
我们的老狼什么时候这么磨叽了?!
我们的小队长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

240L 你会转呼啦圈吗
什么时候?
碰上对方的时候呗

241L 匿名
总感觉楼上有种看破一切的慧眼🤔

242L 别逼我变蓝
难道兄弟连这种能力都可以互换?!
很好,我找到下一个研究课题了

243L 你会转呼啦圈吗
不如深♂入研究一下

244L 我哥夫是个收废铁的
【再这么色情我就要打妖妖灵了.jpg

255L 匿名
被秀的目瞪🐶呆
话说还有大佬记得正事吗😂

256L 匿名
直播补药停!!!

257L 我哥夫是个收废铁的
对对对,继续直播
刚刚两人问过好之后又开始蜜汁沉默
(话说他们以前都是见面就互怼,怼完就干架的,看他们这么正经的坐着真的好不习惯)

258L 白眼一翻风雨来
对啊,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来都是沉着稳重自制力超强的小队长一到某人那就控几不住他寄几,大约是情敌之间的微妙气场?

259L 脑你脑到地老天荒
你还是太天真了啊,我亲爱的Storm

260 少年要来玩火么
诶诶诶?「情敌」君咳嗽一声说话了——“你领带颜色一点都不好看。”

261L 匿名
噗嗤,666

262L Kid不要吃冰冰
然后楼主回怼回去了——“那也比你的猫耳强。”

263L 你会转呼啦圈吗
天呐。
谁来救救这俩傻子。
拜托楼主以后不要说自己的姓,我都嫌丢人

264L 少年要来玩火么
「情敌」君看起来很不自在的压了一下头发(并没有什么卵用)然后装作很凶狠的样子说——“再说一遍!老子这才不是猫耳!”

265L Kid不要吃冰冰
然而楼主挑了一下眉说——“承认吧,你心里住了一个小公主。”

266L 匿名
。。。这个画风,很妙啊【滑稽.jpg

267L 匿名
剑拔弩张中带着点温馨日常的赶脚?
是我的感知能力出了什么问题吗?

268L 世界上最快的男人
等等等等,好像快说到正题了
「情敌」君说——“所以你约我来吃饭就是想怼我,想发泄一下无聊情绪的是吗?!”

269L Poker Face
说出来都不敢相信我情商这么高的人会有「情敌」君这样的朋友

270L 世界上最快的男人
楼主大概也被气着了,他愣了一下之后说——“要不是我手滑发错人了,你以为我会来跟你吃烛光晚餐?!”
(楼上就你情商最高🙄)

271L 匿名
完啦完啦,好像要翻车

272L 匿名
楼主不要这么绝情嘛,你不是还说觉得「情敌」君人不错的嘛

273L 我哥夫是个收废铁的
「情敌」君听完梗住了,然后叹了口气,认命似的闭上了眼,几秒后又睁开了。
我发誓我看到了一种叫失望和无奈的情绪

274L 匿名
好心累

275L 匿名
所以,好想去按头啊

276L 废铁变宝更环保
今天那谁要是再不跟Scott说清楚,我明天就把他挂到卫星上去

277L 脑你脑到地老天荒
虽然我依旧觉得这样做很冲动,不过我赞成

288L 少年要来玩火么
楼主好像受不了这种沉默了,他对「情敌」君说——“我去厕所冷静一下。”

289L Kid不要吃冰冰
「情敌」君什么也没说
(楼主忘拿手机了)

290L 匿名
啊啊啊!这种关键时候,我的天,看着干着急啊!!!

291L 匿名
同着急啊啊啊!

292L 世界上最快的男人
「情敌」君还保持着刚才低头的姿势不知道在想什么——楼主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情敌」君条件反射的抬头瞟了一眼,然后愣住了

293L 匿名
不可以!不要在这种时候搞事啊!

294L 少年要来玩火么
「情敌」君好像看完了那条信息,然后——笑了,他居然笑了!!!

295L Kid不要吃冰冰
还是那种很灿烂的笑,嘴角压都压不下来的那种!
。。。好诡异啊

296L 你会转呼啦圈吗
莫不是傻了吧 这可怎么办啊

297L 匿名
突然好想知道那条信息是什么。。。

298L 匿名
感觉事情更加不受控制了。。。

299L 匿名
不管怎样,赶快挽救一下关系吧

300L 会划重点的匿名君
很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还有
不是「公主」是「楼主」@265L

【全员向】听到没?!全部都给我乖乖上床睡觉!!!

心存怨念的Box:

#啊我快废了#
#垂死挣扎#
——————————————
【寝室大概布局:左右两个高低床,右边上铺1号Warren,下铺2号John;左边上铺3号Scott,下铺4号Pietro】
“都给我乖乖上床躺着!”
Logan作为值周的生活老师,尽职尽责地把每一个让人头疼的小兔崽子送上床,几乎耗尽所有耐心。
“今天怎么熄灯这么早?”Scott很不满的问道,“明明还有十几分钟!”Logan在心里呵呵一笑,挑眉反问“你要那十几分钟干嘛,你又搞不出什么大事,你要是万磁王他徒弟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不对,你赶紧给我上床睡觉去!”
“我不!我有严格的作息时间!”他站在床边,双手抱胸,满满一副“我就是不去我就是要跟你杠到底”的样子。
Pietro在枕头下面摸出一包Twenkies,盘腿坐在床上,一边吃一边好奇围观。
本来靠在寝室门框上的、苦口婆心的寝室阿姨见语言交流完全无效,一脸凶相的慢悠悠晃到死都不肯睡觉的小孩儿面前,带着强大气场低头俯视他:“怎么?你还想让我抱你上去?”
(John:“哥们给点儿!我也要吃!”)
(Warren:“分我一半!”)
Scott明显一惊,警戒的往后退了一步:“你你你想干嘛………”
(Warren:“说了分我一半!你怎么全吃了!!!)
(John:“略略略————”)
“干———”
还有一个字没说出口的Logan猛地被“duang—————”的一声巨响打断了,他强忍怒火的转头看去。
哟我cao,搞事的大爷来了。
Eric冷着脸,一脸严肃地把踹开门的脚收了回去,瞪着Logan说:“干嘛呢,别的寝室都睡了怎么就这儿灯火通明?”
“他们全都不睡觉,还有人赖着不想上床!”
Logan理直气壮的控诉。
“可我看到的景象是:孩子们都熟睡了就你一个人站在中间开灯骚扰他们。”
嗯,虽然能明显看得出来Pietro在憋笑,
………但这不重要。
骚扰????Logan猛地转身,发现本应该站在他身后的Scott已经莫名出现在他自己床上躺好了。
………………行啊你们。
“好了,你赶紧回去,别打扰他们睡觉。”Eric说完,转身上了楼。
Logan走之前凶狠地瞪了一眼某上铺,推门出去了。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然而门突然又打开一条缝,从外面传出男人的声音:“………我跟你们没完。”
——————————————
Pietro:不用谢。
Scott:………明天也是Logan来查寝
Pietro:………
John:………
Warren:………
Scott:你们这个周晚上想出去玩吗?
——————————————
【计划第一步:拉拢Jean。俗话说得好,“得Jean者得天下”】
“今天?晚上?出去?”被男孩们团团围住的Jean差点被水呛到,“Logan不是值周吗?”
“每天提早二十分钟上床睡觉?你受得了?你难道不想反抗一下?”Scott气愤地一连提出三个问题。
“…………也对,我文都没时间写了,嗯,那我去吧。”Jean点点头表示同意。
(系统提示:玩家Jean加入队伍)
“嘿Ororo,今天晚上一起出去嗨吗?”
“嗯?”黑皮肤的女孩愣了一下,“Jean去我就去。”
“她已经同意了。”
“噢噢噢那好,带我一个。”
(系统提示:玩家Ororo加入队伍)
“欢欢———!今天晚上出去玩你有兴趣来吗!嗯以及Jean和Ororo都加入我们了哦!”
“那我肯定去啊既然她们俩都答应了…”千欢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你们怎么突然想跑出去了?难道另有隐情……?”
“嗯这个之后再告诉你…我先走了!”
(系统提示:玩家千欢加入队伍)
“Kurt!今天晚上一起出去啊,到时候我告诉你时间。”
“啊………?”
(系统提示:玩家Kurt被强行加入队伍)
“Bobby!!!晚上你有空吗?”
“你们又在干嘛?还到处拉人?”
“…………你到底有没有空?”
“…………你先告诉我要去干嘛”
“………你告诉我有没有空出去就行”
“…………你直接告诉我干嘛不就完了。”
“Pietro,别带Bobby了。”
“啊,他不是说要来吗?”
“我拒绝,别管他了。”
(系统提示:玩家Bobby被强行加入队伍后又被强行踢出队伍)
——————————————
【计划第二步:告诉所有队员详细的作战内容,以及备用计划,以防遭遇不测只会到处乱跑】
大家围成一个圈,脑袋挨着脑袋。
“所以,我们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千欢首先打破尴尬。
Scott认真清清嗓子,回答:“首先,我们要等过Logan的查寝,让他以为我们都乖乖的按时睡觉之后,Jean就在每个人脑内通知一下,让大家出来。然后我们在学校楼下的花园里集合,就在那个喷泉旁边。最后大部队一起去学院后面那个森林里探险。”
“听起来好像小学生组队郊游…尤其是后面那个'探险'”Ororo表示嫌弃。
“啊!我来说一下备用计划!差点忘了!”
大家立马提起精神竖起耳朵听。
“那万一我们在外面遇到了蠢狼……”
“就麻烦Pietro一个一个把我们扛走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在吃瓜(Twenkies)的Pietro差点被噎死。
“嗯那大概就这样吧!大家只要在寝室等着消息就好了,千万别睡着了啊。”Scott结束了他的演讲,挥挥手让他们散开。
——————————————
【计划第三步:………我要凑三个步骤显示我们活动的的高端大气…】
“出来啦~~~别睡啦~~~再不起来我就开始唱歌啦~~~”
Jean的声音在所有队员的脑海里响起。
Warren吓得直接栽下了床。
woc,
大半夜的hé死老子了。
“啊~~~我是你们~~可~爱~的~通信员~~~”
“啊啊啊啊你为什么非要她来做通知啊!”Pietro捂着耳朵崩溃的从床上坐起来。
“现在的天气非常~~非常~~非常~~好~~~”
John挣扎着摔下了床,然后一脚踩到一片柔软温暖的地面……
嗯?
哪里怪怪的。
“我们是愉快的作死小分队~~~yeah~~我们出发吧~~”
Scott早早醒来,装备好了自己,站在寝室门口,一脸严肃:
“变种人!出发!”
—————————————
一行人缓慢往森林那边移动。
“凌晨一点整是鬼门大开的时候哦…”
“Pietro你闭嘴。”
“…………只是提醒一下啦,待会儿碰到鬼不要说我没告诉你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谁会信这种话啊哈哈哈哈哈。”
“说不定是真的呢………”
“怕什么啊小蓝莓,我在你旁边呢。”
今晚的夜色格外的浓厚,倒不是说伸手不见五指,而是月光很淡,看起来周围的景物都苍白的让人害怕。
没事!有手电筒啦!绝对没问题!
……………吧
这片森林有些年头了,树木被保养的极好,高大而幽绿。站在边缘向里看,层层叠叠的树干之后不知藏着些什么。
他们排成一队,一个个往里面走。
很快,胆大的男孩们全部走在了前面。
“怎么办我有点害怕了…”Jean完全没了不久前当灵魂歌手的兴奋,轻轻在千欢耳边说。
从天朝来的妹子强装胆大的样子晃了晃手电,“看嘛,什么都没有的,就不要自己吓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孩们听到尖叫声马上飞快的往后跑,本来还以为是有什么虫子,结果飞奔过去一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悬在空中的大钢牙和两撮红色的鬼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备用计划中起到重要作用的Pietro吓得忘记了队友,撒腿绕着学校跑了几十圈。
———————————————
Remy,
觉得自己即将经历对他人生影响最大的第二件事。
第一件事是他遇见了Pietro。
即将发生的第二件就是,
自家小天使的亲爹要把自己邀出去谈判!!!!!!
是否能成为人生赢家就在一念之间。
不行!一定要好好把握机会!
审美一向清奇的万磁王喜欢大红大紫,Remy在一番纠结中放弃了“穿一身大红色”的想法。
绝对会被当成变态的……
那就穿一身正装吧,看起来正经些。免得又被他把“打扮极其不正经虽然颜色不错但是感觉带坏了我儿子”这种事翻出来讲。
于是最后穿了一身黑………
———————————————
“勾引我儿子的混蛋,来了没?!”
“在这呢,岳父。”
“你在哪???我看不见!还有不要叫我岳父!”
“…………好的。”
“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我很宝贝我这个儿子,我绝对不允许像你这样的人把他拐走!”
“…………嗯我”
“说吧你想要多少钱?我们万家随随便便就能打发你!”
“…………其实我”
“哈哈哈哈哈你是在担心我们没钱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此时,Remy在一次次打断中酝酿的一番深情动人的演讲马上就要脱口而出了…
突然一道光闪过,最后直直的打在了Eric的脸上。
一口好牙闪着亮光。
目瞪口呆。
于是又被憋回去了。
——————————————
“熄灯了熄灯了!全部上床!”
四个小孩连忙爬上床乖乖盖好被子。
他们今天是嗑错药了吗………
Logan不解地挠挠头。
我今天可是提前了三十分钟熄灯啊。


—————————————————
结果写出来完全没有预想的效果…
唉……我怕是废了
感谢我的小伙伴跟我在一起认真的讨论剧情和内容
(发现我这里@不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小生只腐不基:

第一次在lof发帖好紧张´_>`新人跟风渣作希望大大们喜欢

Butterflies In The Stomach·下&2 完结【哈蛋】

逃半🍑:

Harry to Eggsy: LET'S GO AND SAVE THE WORLD. (感谢新预告)


Note:这篇终于写完了……本来想着把“<”之后的内容砍掉的,后半部分听血腥爱情故事(岑先生Ver.)听到要吐了orz


丢人,把这么重要的台词听错了(这里 痛.jpg




下&1部分




——




当你被撕裂的时候你会想什么?


这句话阴魂不散,艾格西痛苦时它就像无法关闭的背景音乐,单曲循环,反反复复。我他妈什么都不会想,艾格西几乎要对着这该死的声音咆哮,双手紧紧握成拳,愤怒从指隙间流入指尖,在掌心里掐出痕迹。


“疼。”他嗫嚅道,而后发现自己不过是徒劳,面对着空气,那该死的一句问话又从脑海里如潮水退去,留下一室安静。


他会想疼,想疼痛为何要持续而非麻木。十八岁的艾格西压抑不了那头暴躁嗜血的幼狮,镇子上他能寻求帮助的只有守口如瓶的神父。隔着祷告室内部的木板,盯着上面褪色到残缺的蝴蝶绘画,用细弱蚊鸣的声音揭开伤疤。


这唯一的神父也是个他妈的蠢货,艾格西最终想,没有丝毫作用,只是火上浇油般为噩梦贴上了几句旁白。


“神会处罚一切吗?”


“神会原谅一切。”


艾格西漫长地叹气:“说句最实际的话吧,神父。你明明知道所有事情都跟上帝没什么关系,他也不过是个虚假名头。”


“现在是我在向你祷告了吗,亲爱的艾格西?”神父说,“上帝从不听取祷告之殿的呼声。”


 


凌晨一点。


艾格西重新套上白恤衫,金发湿漉漉的,仿佛他刚刚大汗淋漓地去冲了个澡,而非将迪恩散碎的尸体又细细肢解了一遍。他几乎用小刀把迪恩尚还完好的部位都勾勒了一遍,唯独颈间的英文字母仍旧一碰不碰留在原位。他喜欢那些字母,能够想象雕刻它们的那双手有多么修长,即使沾上污血,看来也不过是徒增血腥美感。


他知道那个人会像自己一样将指缝里的痕迹都清理得干干净净,然后将现场留给第二日的专案小组来翻查,如果他们会,鲁米诺试剂能够展现一个更加惊人的艺术场面,尤其是今夜。迪恩不会是最后一个,可作为首要人物,他的画框会是最漂亮的。艾格西甚至给这幅杰作的中心钉上了一只蓝色蝴蝶,它艳丽的翅膀充满嘲讽地伏在迪恩的头颅中央。


男孩期待这样美丽的夜晚很久了,从他浑身刺痛地清醒开始他等了十八年,就像任何一本足够老套的复仇小说一样。唯一的却别在于他并不主动出击,只是期望自己可以蛰伏到迪恩老朽的日子——哈利的出现促进了这个进程,他使男孩灰暗的未来带来了一点生存的期望。


他们本来互不相识,直到可怜的鲁弗斯·威尔逊残破地将完美的哈利植入艾格西苟延残喘的生活之中。而第二起命案之前艾格西购入了一小瓶香水,他试图用这甜腻浓郁的玩意儿盖住他蠢蠢欲动的Omega特征,盖住他对哈利无边无际的渴望:他对哈利满含幻想但他不需要一个Alpha来证实存在意义。显然他最后得到了哈利,而哈利……得到了那瓶操蛋的香水。


它留香持久得让人愤恨,尽管终将寡淡得难以察觉,但仍然存在于那儿。它在艾格西掌心滑过,在哈利颈间与手腕散开,在第二个命案现场残余。


艾格西的嗅觉向来灵敏。


“最(THE MOST)……”他的嘴唇贴在哈利的面颊上缓缓磨蹭,那里柔软温暖,“你觉得是什么?”


“我不知道。”哈利说,双手将他的臀部托起,让男孩更紧密地环在自己身上,“还不确定。”


男孩微微后仰,目光集中在哈利的左眼上打着转儿,描摹下巴中间稍微凹陷的地方,慢慢游移到脚部。年长优雅的Alpha比谁都绅士,包括外表,他的西装一丝不苟,皮鞋一尘不染。艾格西凝视着牛津鞋就好像想要在上面寻出那么丝毫尘埃,他从怀抱里挣出,瞧着它们:“哈利,走一走。”


哈利的眉毛悄悄皱了起来,他抿着嘴一言不发,绕着男孩走了一圈。


“你聆听过祷告吗,甜心?”Omega悄然释放温和安抚的信息素,柔声问道。


“也许。”男人说。


艾格西站在迪恩的家门口终止了爱情回忆,指节抚摸着绑在腿上的工作用枪,一点一点地,枪身平滑,头一次上了膛。或许夜晚的海礁也美得拥有让人凌晨散步的价值,而一声枪响只会混杂在海浪之间。


 


“当你被撕裂的时候你会想什么?”


木板另一端悄无声息,神父从不透过那道细缝去看他可怜的祷告者们,他望着缝隙下方的黑色蝴蝶,私自揣测可怜儿们的内心。比如这一刻的年轻Omega,他的信息素不稳定地波动着,随着痛苦过往而震颤。


“你或许什么都不会想,”他整理着自己的灰色罩袍说,“但肉体痛苦会永远刻在身上。”


男孩轻轻呻吟一声。


“记住它。用尽全力记住它。”


神父用手指骨一下又一下敲着黑色蝴蝶,这个Omega令人感到奇怪,他充满了感染力,反叛的感染力,足以引诱、带动其他人哪怕是个像神父这样的Beta。可他本身如一潭死水。


“上帝不会聆听,”神父想要控制自己不去忤逆信仰,但他无能为力,“可你本身会。你反复与自己对话,然后伺机而动。”


艾格西浑身一震,猛然想起一个忽略了许多年的细节。


他在木桌上痛苦地呜咽,绝望地看着地下室与路面相接的那一小扇窗,一双牛津鞋立在那儿,过了一会儿,它快速地离去,响起一小串脚步声,微不可闻。


 


我永远诚挚地爱你。


艾格西既爱又恨地注视着海礁边的哈利,这句话承载了五条毫无意义的生命、大量鲜血、一整段痛苦过往和一场半真半假的爱情。哈利说的时候一定决定了所有的坦诚,因为他理应知道反过来,这句话同样会从艾格西口中脱出,狠狠砸到身为杀人犯的他身上。


“你好啊,‘哈利’……‘胡迪尼’。”


凌晨两点,薄薄的云层里拉开一线细细的光,哈利安静地站在那块礁石上成为了美丽的最后一部分。他穿着随意,宽松的运动服和一件白恤衫,若光线足够,艾格西能在白恤衫底端看见几滴血迹。看见自己的Omega他心情似乎很好,浅淡地露出点笑容。


“我们时间不多,迪恩的狐朋狗友会在每个星期四早上七点的时候就来敲他的家门。”哈利语调轻松,向艾格西摊开两手,其中空空如也,“猜测并不有趣——是香水?”


“是香水。”艾格西点点头。


“不愧是我的小狼犬,嗅觉永远如此他妈出色。”Alpha赞赏,“你问我答还是轮流来,宝贝儿?”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找你的。”


“毫无疑问。”哈利用稀松平常的口吻回答道,信息素痴迷地黏着艾格西,“先轮流来,你可以把枪拿出来,亲爱的,先别打开保险,失手打断别人亦非绅士所为。”


艾格西握住枪:“一个个来。”


“你首先得知道你有多美,”他的Alpha一如既往的冷静,“你的绿色眼睛最为人惊叹。开始的确是写生,可你作为这个小镇的巡警,你的出现让我感到紧张,或者说感到无所适从——你是我想要的那种Omega,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看起来活泼开朗却隐藏了足够多。”


“于是你调查我。”


“我调查你了,这一切不那么容易,我必须得感谢曾经在情报机构工作的经历让我有办法获得这些……这五个目标的资料。”哈利轻轻吞咽了一下,将中间双方心知肚明也没有必要重复的伤疤跳过,“而我对你,感到紧张,非常焦虑不安。你是一只漂亮的蝴蝶,我则曾对你受损的蛹视而不见。”


艾格西湿润的绿色眼睛安静地盯着他。


“这不是赎罪。”哈利说,“只是拔掉蝴蝶翅膀上的刺,最后一根处理掉时我留下了足够多关于我的痕迹。”


枪从腿上的枪带里滑出,枪口朝向Alpha。


“我是第六个目标,不容易得到资料,”他看着艾格西笑,“不过你从计划开始已经是我的阿喀琉斯之踵,所以不需要资料。朝我开枪,艾格西,然后一切都结束了。”


“酒里放安眠药?”男孩面无表情地将手指挪至扳机。


“红酒里没有。我想你也不会喝。”


“哈利,”艾格西舔了舔微微干裂的嘴唇,“你聆听过祷告吗?”


Alpha缓慢地眨眨眼:“我听见了你的哭声,但我从来不是上帝。”


“首先,我烧掉了你可爱的遗书。”年轻的Omega沉稳道,嗓音沙哑,他看起来无与伦比,“其次,我毁掉了你所有的痕迹。”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怔住的Alpha,又一次用舌头轻轻舔过自己的牙齿:“最后,我杀了一个神父,并且创造了一些属于他的证据。”


艾格西的食指终于真正按在了扳机上,哈利回过神来,他们听见海礁下的浪击声,听见各自的心跳,还有连结在有力地勃动。


“可你还是要死的,作为当年的第六人。”


子弹轻巧地打穿了哈利的头颅,枪声义无反顾地吞噬了他最后一句话。


 


当你被撕裂的时候你会想什么?


这真他妈疼,疼得五脏六腑都像是被刀尖搅动一般。艾格西躺在礁石上将自己蜷缩起来,Alpha与Omega之间的链接断开近乎是要将全世界所有的痛苦都压到存活的人上,一方死去,痛楚则逼迫另一方跟着去死。


它远远超过当年。


这片海礁足够美,艾格西麻木地思索,这么些年他终于体会到疼得麻木的滋味,可似乎已经失去了一切意义。足够美,晨光最终撕掉所有遮挡之后它成为了头一个被眷顾的宠儿,跟海面波光相依相随。


他察觉到了仅存的一点点温暖,它和心脏一起跳动,隐隐含了两条讯息。


 


 



艾格西看着怀里婴儿,她是个很漂亮的孩子,棕发绿眼,遗传到父母双方的优点。


梅奥诊所医生的钢笔在纸上轻快地扫过,Omega生产很顺利,而女婴不哭不闹令人省心,值得忙乱的妇产科为他们开一些小小的优待。


“她得有个名字。”医生轻声说,笔尖微微翘起,“你想好了吗?”


“很早以前已经决定了。”艾格西笑起来。


产房的门滑开,西装绅士朝医生点头致意,凑过来低头亲吻年轻的新晋父亲。他左眼的黑色眼罩让医生瑟缩了一下,这同样是绅士被要求待在产房外陪产的原因之一。


“佩瑞(Pray)。”


艾格西说。


 


END


 

青山攻子:

画着画着心情突然好差。。。来半年没上的LOF更一更图